跨界“接盘”:不差钱的茅台首次举债背后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万博体育备用网

原标题:深度跨境“接手”:茅台第一债背后,这不是劣币,

茅台集团很少投资亏损企业。

疫情对经济造成的“余震”还在继续。

9月16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债券项目信息平台发布公告,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集团)将于2020年公开发行公司债券(面向专业投资者)。这是茅台集团首次发行债券。本次债券发行是为了筹集收购资金。

招股书显示,茅台集团收购贵州省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高速公路)部分股权,已经贵州省人民政府批准,同意将贵州省国资委持有的贵州高速公路部分股权(最终比例由2019年度审计报告确定)转让给茅台集团,转让价格为150亿元。

一个是茅台集团,资产负债率低但盈利能力强,另一个是贵州高速,资产负债率高在70%左右,近几年盈利能力相对较弱。疫情期间,严重依赖“过路费”的贵州高速公路,由于高速公路的免费,由盈利转为亏损。在各种融资方式的“自救”下,第二季度亏损日益严重的贵州高速,让大股东贵州SASAC想到将其出售。

事实上,茅台集团总裁高卫东对贵州高速近年来面临的高负债困境并不陌生。在今年3月调任茅台集团董事长之前,他分管的贵州省交通厅是全省交通运输部,每年根据《贵州省高速公路联网收费通行费拆分管理办法》下达收费收入计划,指导贵州高速公路的实施。去年贵州高速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股人才由贵州省交通厅改为贵州省国资委。

贵州高速多次自救

2015年12月,贵州省88个县(市、区、特区)全部接入高速公路,成为中国西部第一个完成县际高速公路的省份。

去年12月30日,贵州省平塘至罗甸高速公路通车仪式在世界第一座混凝土塔桥——平塘桥——号举行,标志着平罗高速公路全线贯通。目前,贵州省高速公路里程已超过7000公里,总里程排名第四,高速公路综合密度全国第一。

“先富起来,先修路。”贵州是山区。贵州正在建设成为世界著名的山地旅游省,但长期以来,其经济发展受到高山的制约。所以近几年贵州省的每一次招商会,一定会把县对县高速公路作为西部非常有竞争力的一张牌展示出来。

贵州高速公路是贵州省公路行业龙头企业,专注于贵州省公路建设和运营管理,先后建成贵阳至遵义高速(高等级)公路40多条,贵州东西南北四大通道。截至去年年底,贵州高速公路建成通车里程达3848.61公里,约占贵州省同期高速公路里程的54.95%。

然而,高速公路作为贵州经济发展的突破口,是以大量融资为代价的。贵州省高速公路建设所需资金通常是利用中央和省级补助资金作为项目资金向银行借款筹集的。

贵州省交通厅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地理、地貌等原因,贵州省公路建设工程造价偏高,平原地区平均每公里建设资金在5000-7000万元左右,而贵州公路建设平均每公里需要1.2亿元。此外,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贵州省高速公路的单位交通量和收费标准小于东部和中部省份。

虽然占了ha

在高速公路建设的快速发展中,贵州高速公路的收入规模从2017年的145亿元首次突破200亿元,但随着政府补贴的逐步减少,养护支出逐年增加;同时新项目资金需求大,财务费用进一步增加,净利润被侵蚀。去年净利润从2018年的4.6亿元大幅降至2.2亿元。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贵州高速公路陷入亏损深渊,贵州高速公路的收入严重依赖通行费,净利率仅为1%。

根据贵州高速公路公开信息披露,1月下旬至2月中旬,受疫情影响,贵州高速公路交通量约为去年同期的1/7,相对较小。经国务院批准,2月17日00时至5月6日00时,所有依法通过收费公路的车辆,在全国范围内免征收费公路通行费。

本来交通量急剧下降,免通行费更是让贵州高速雪上加霜。一季度亏损严重,净利润-8.88亿元。当时公司估计,如果后续复工投产少于预期,高速公路上的车辆还是会少一些,对利润影响更大。果然,半年报显示,贵州高速第二季度亏损更大,亏损11亿元。

贵州省扶贫任务艰巨,财政支出远大于收入。贵州高速公路增加财政补贴不现实。据公开信息,去年贵州省财政总收入3047亿元,同比增长2.5%。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767亿元,同比增长2.3%。其中,税收1204亿元,同比下降4.9%。一般公共预算支出5921.4亿元,同比增长17.7%。其中,扶贫支出536亿元,增长81%。

事实上,贵州高速作为一家企业,已经多次自救。今年8月,贵州省高速公路发行专业投资者债券募集说明书称,3月13日,贵州省国资委同意并经上海证券交易所批准,公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80亿元(含80亿元)的公司债券。一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0亿元(含20亿元)

第一次发行公司债券始于2012年,2013年贵州高速发行了两期非公标的债务。2014年,发行了第一批中期票据。2015年,贵州高速发行短期融资券。2016年,短期融资券、私募债券、中期票据、公司债券。从此融资方式更加频繁,债务年年借。

今年3月11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叠加,贵州省发改委将贵州高速公路列入《贵州省全省性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名单(第五批)》名单,并通知了全省各大金融机构。中国建设银行贵州省分行、中国进出口银行贵州省分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贵州省分行分别致电贵州高速公路,表示可以为疫情防控提供优惠利率的支持性贷款。

今年一季度,贵州高速提取了中国建设银行贵州省分行提供的优惠利率支持贷款。

茅台集团紧急事件

但由于融资过多,贵州高速大部分资产已经被限制,自身资产抵押接近上限。

根据贵州高速公路发债招股书,公司独立高速公路建设项目融资以银行贷款为主,相应的公路收费权已向贷款银行提供质押担保。截至3月底,其限制性资产总额为2818亿元,占总资产的71%,其中收费公路贷款质押2286亿元,试运营公路贷款质押508亿元。

贵州高速用资产再融资难度更大,但是高速要建。

据公开数据显示,贵州新建高速公路项目较多,2020年计划总投资319亿元,385亿元

根据会计师事务所的计算,贵州茅台的资产负债率将升至19.54%,基于2020年6月30日的合并报表,仍处于较低水平。

按照招股说明书的思路,本次债券发行规模不会超过150亿元人民币。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用于购买贵州高速公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权,偿还计息债务,补充流动性需求。由于债券登记发行时间的不确定性,茅台集团将按照股权收购的时间表,以自有资金或外部融资方式提前支付部分股权受让方。

茅台集团在收到募集资金后,经公司董事会或内部机构批准,可以对暂时闲置的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投资于安全性高、流动性好的产品,如国债、政策性银行金融债券、地方政府债券、外汇债券逆回购等。

茅台集团在紧急情况下帮助兄弟公司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截至今年上半年,茅台集团向贵州吴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原名“贵州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提供了35亿元人民币的对外担保。

去年12月25日,贵州茅台(600519。SH)宣布国有股自由转让,公司控股股东茅台集团拟将公司5024万股(占总股本4%)转让给贵州国资运营有限公司,后者是贵州省财政厅的子公司。

白酒营销专家肖表示:“今后,茅台将在金融领域采取更积极、更频繁的行动,包括化解贵州相关政府平台的债务风险。对于茅台集团来说,从龙头企业到金融控股龙头企业,这也是一个机遇,是它的责任,也是它的使命。”

但茅台集团在为债务危机买单的同时购买亏损企业股票的情况很少见。

茅台集团的主要股份制企业包括贵州广电信息网络有限公司、贵州铁路投资有限公司、贵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有限公司、贵阳印规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等。

上述企业中,去年贵州铁路投资实现净利润3亿元,贵州银行实现利润35亿元,龙洞堡机场实现利润2000万元,贵行融资租赁实现利润5.3亿元,贵州广电实现利润2.1亿元。

(作者:文婧编辑:徐旭)

主编:陈SF104